夙徴—沉迷YYS的ZZ

1yys2叶修3HP教授4历史向5红楼

今天一直在看《师门有毒》。
还没有看完,真的很长啊……
这是本很长的书,行文是作者一贯的风格,与其说在写一篇BL清水感情文,更像是在成长里叙述作者自己的内心道路。看他的文,我总是会忍不住陷入沉思——我们究竟要怎么对待这个世界,以及,究竟为什么总会有人陷入魔障。
他的上一本书《重生之打造虚拟世界》更长,但是我看的比这本快多了,究其缘由,《重生》是本爽文,感情线一开始就已经确立,《师门有毒》的感情戏比上一本浅淡,主角一直在追寻曾经,并且在这种过程中感受到众人的情感和故事。有些人的故事初看荒谬,但看下去却能感觉到它的合理之处(等等,我是不是无脑吹了一波……?),每个人的故事的荒诞不经,偏偏构造了一个正常的世界。而不断转世的主角叶柏涵,从他的第一世玄水白莲(我看到了225章后面应该没有再打我脸的身份剧情了吧……)开始,不断遭遇的这些爱恨,就造就了这一世的复杂关系。
其中最复杂的,是林墨乘。可以说,他是主角除了最初“莲”那一世以外所有的惨剧的直接导致者,(后面别跟我说这货就是那位坑害了“莲”的青玄,那我tm岂不是很尴尬……)他的确拥有身为BOSS的画风,打破主角一次又一次的对他本身的认识。没有人可以评价他的对错,因为他自知。他害过人,也在事实上被复仇,沉浸在罪里,心里却怀有渴望。他所爱的所恨的,在这个故事里可悲却可哀。只是也无法同情。
这本比《重生》更加疼痛和沉重,由这个背景所决定的死亡,大概是作者所乐见的进步。我不知道作者写这篇文时有没有遭到什么坑爹的事情,但我相信,作者爱这本书,有如爱自己的孩子。
说到这里,还没谈到主角攻……?好吧,这位的性格让他的存在感有点蜜汁低。情绪感应迟钝,是为妖族,上一生(应该就是上一世)是主角最初那一世的追求者,据说最擅长的就是甜言蜜语——跟这一世完全不同,想来和上一生未能保护好“莲”的故事有关(一个没有证据的推断)(感觉自己会被打脸)。他迟钝,忠诚,有时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完了我写不下去了⊂((・⊥・))⊃
作者上一本书里说起,写完一本书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没写好。
但我很喜欢这本书。(来自一个没有文笔的手残……)
大概是因为那些心理活动吧……仿佛能看见自己。

前段时间,我和我的全职群姬友友们看过这张图,我那时候觉得自己是个绝对中立,现在想想,觉得自己是个中立邪恶,反正不管是原创还是同人,现在的我的脑子里,没有糖——糖?那是什么,tan90°!

琥珀:

想了想,现在的我大概是混沌善良吧

JC酱汁EX:

秩序邪恶

Frozen Pears:

本来想说我是中立邪恶。

但想了想。

在这我应该是属于……绝对中立吧:)

孙尘·跳票之王:

我不禁思考了一下我属于那个?想了想,像我这样有良心的作者,当然是秩序善良了。

每次被老妈逼着看电视剧都心很累…………

【Snarry】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吗

【Snarry】《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吗》

回家了,突然又有了新的想法!本篇最开始的灵感来自《what kind of man loves like this》by Unus的番外——的后一章说明,顺便安利一波这篇,我喜欢这个小哈虽然我写不出这种……
在此 @Unus ,假如觉得侵犯权益请联系我_(:_」∠)_

文笔什么的,tan90°,看过我东西的都懂得

这波应该没有黑谁……应该

设定
1教授有幸活了下来
2Potter有庄园和各种收藏,Harry算家主
3No Prince!
4俩人看上去是交往中,啥污污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日常超短篇……呃,段子

求评论!求评价!!求提问!!!

正文

Harry看着眼前的槲寄生,转过身,对Snape笑着喊,“Sev!”
Snape合上了手中的魔药典籍——来自Potter的藏书库,抬起头,“Potter,怎么了?”
“Look!”Harry指着槲寄生叫,声音里满是兴奋活跃,根本没有察觉到Snape表情里的冷淡。
“槲寄生……”
Snape蓦地想起他曾见的,Hogwarts里那些心心念念的以为槲寄生能保佑爱情天长地久的脑子里满是芨芨草的——不仅是Gryffindor,还有其他学院的蠢货们——当然,包括某些脑子转不过来的Slytherin。
事实上,那些人多半日后都没有修成正果。
Snape漫不经心地敲敲桌子,吸引了Harry的注意力,“那么……你是想要一个吻吗?”
然后,Snape看见Harry脸上的羞红。
那一瞬,深邃的黑色眼瞳中出现了讥嘲,但霎时又隐去了。

“他是我所渴望的,却不是我想伴随一生的。”
“这是他仍然——至少在身体上保持纯洁的原因?”
“大致如此。”
“那么,那些将是你最后会告诉他的?”
“或许吧。毕竟,他还是……”
“你还是忘不了。”
“那又如何呢?太久了,忘不掉了。”
藏污纳垢的阴影里,浅金色的发一闪而过,略过一声冰凉的叹息。
“你知道的,我想你知道的。”黑发的男人又说。
“是啊……我不会的。”那人顿了一下。
“那是你的要求。”

“你究竟在追逐什么?”
“我不知道。”绿莹莹的眼睛里满是茫然,没有焦点。
“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想验证一件事情……跟你有关,跟我——有关,也无关。”
“Oh?Potter,你的意思是什么?你想说谁?”
“Mother……mother!No!Fuck!”
“Potter!”
“不,我不能……即使……”
“Severus……professor……”
“谁告诉你什么了?Potter!”
“那个人——他说你不爱我!他说你只是因为Lily……”
Snape定住Harry的头给他喂了生死水,Harry这才渐渐停止了那些癫狂的举动。
“吐真剂的影响这么大?”
“Fuck……”

“啊,是我啊。”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那个男孩一直沉浸在你给予的幻梦里呢?我这是在帮他啊。”
“你触犯了我们的约定。”
那人笑起来,“如果真的能让那个男孩离开你,这些不算什么。我甚至想要直接——”
“我想你是我的朋友。”
“我宁愿不是。”那人的表情并不像往常那样高傲,似乎是脉脉深情,“那样,我就不必这样子做了。”

“所以,那个人,究竟说的是真是假?”
“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吗?Potter。”
“我就知道……你那样子……只是,为什么?”
“我们在一起,最后只会互相折磨。”Snape的声音冷漠得不像是在说自己的感情,“我渴望你——不,渴望光明,纯洁,正直……然而,那并不是我的领地,我最后并不会真正地爱上你,你大致代表了我的梦,只是那也只是一场梦罢了。”
“为什么……”
“在我还不喜欢你的时候你对我那么好,喜欢你的时候却告诉我这样的真相……”
“或许,我也只是想试试,假如,我真的和一个光明的人在一起,我会不会就这样脱却黑暗的阴影。”
“我试着爱上你,可到底还是没有成功。”
Harry闭上了眼睛。
Snape看见了Harry眼角的泪光,然后,忽然想起Lily。
其实,即使他和Lily在一起,也大致如此吧。
她怎么可能……适合他呢。
那些光芒。
他所追逐的,却不是他会真正爱上的。

没有谁,能看清那些故事里的那些人。
即使,是他们自己。

“我还是爱他。沦陷在他那些伪装的温柔里。”
——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吗。
Harry想着那句话,不知不觉地重复。
“Harry……为什么,你总是记得,却什么都不做呢。你甚至不恨他吗?”
“我能做什么呢?那个人……既然他自己确定了这件事,又怎么可能,会再给我机会呢。”
“那可是,Snape啊……”
“我怎么可能恨他……我爱他啊……即使这份爱给的是虚假的他……”

“感觉怎么样。”
“没有什么差别。”
“切……你好不容易——”
“Lucius,别做纠缠,你知道的。”
“好吧,Severus。”男人笑着,“恭喜你,可以忘记那个Gryffindor了。”
“自从Lily死去,20年了……”

“Hey,Severus,my kid,你看起来和之前很不一样了呢。”
“Dumbledore!我不是你的孩子!”
画像里的老人笑了,“你是不是已经不再想Lily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
“那是个秘密。”Dumbledore一副笑哈哈的样子,“这样也好……”
“是啊……”
这样,也好。
我从来没有真正的爱过谁。
也不必爱谁。
不论是谁……都不必爱。

凌晨摸上来发现我的早期ooc作品被推荐了……莫叶这么缺粮?

为啥你们都只点喜欢不给评论???

我的一个Slytherin朋友

我的一个Slytherin朋友

教授不幸失恋的故事……
超短篇……不,一个段子?

梗源:剑三同人歌《我的一个道姑朋友》(原曲《一番星》)。脑洞来于此,虽然实际写出来并非如此。
cp:JPLE,LMNB,SS→LE单箭头
背景:无魔世界,没有LV,只有TR
预警:ooc,ooc,ooc,感觉自己莫名其妙黑了一波Lily……

存个脑洞
假如有一天我写的出下文了……
算了估计没这个可能

正文

Snape看到Lily的时候,正在和Lucius说话。
这是Lucius结婚典礼后的Party,Narcissa在另一边笑靥如花,应付着一群嫉妒的女性。
“Severus?”Lucius发现Snape的表情不太正常,忍不住喊了一声。
Snape回神,“那个人……坐在Lily边上的那个,是谁?”
Lucius略眯起眼睛,看了看那个人的脸,又仔细观察眼睛和头发,“Oh……原来是那个人。James Potter,Potter的继承人,和你同级。当初你忙于奋斗的时候,他在一门心思地追求Lily Evans。看现在这个样子,应该已经追求到了。”
Snape的表情有点狰狞,“Fu——ck!”
过了一会,Snape似乎下了什么决定,略整理了一下仪容,Snape走向了Lily Evans。
“Wow……Lily?Oh,Mr.Potter。”Snape一副“没想到会在Lucius的party见到你刚才我都没注意到”的表情,“Good night。”
“Oh……James!”Lily怒视还在疯狂骚扰的James,“Hey,Severus,你怎么在这?”
“Lucius是我的朋友,不是吗。”Snape表情里是客套的笑,可是James在其中却能感觉到Snape的不爽——因为Lily?
难道这个看上去很是油腻腻的家伙喜欢Lily?James想到。一想到这,James的表情一下子锐利了起来,狠狠地盯住了Snape。
Lily看上去一无所觉,“Oh……我忘了,你是Mr.Malfoy和Mrs.Malfoy的直系学弟,他跟你关系很好啊。”
“那是当然。”Snape话里泛着笑意,“我先走了。下次我找你出来吃饭吧。”
“好啊。”Lily眼里有些兴奋,“我们很久没去一起吃饭了吧?我记得有一年多了?”
James看着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神色有点深沉。瞧见Snape离开但还没走远——James知道Snape能听到他和Lily讲话——James笑着问Lily,“Hey,my dear Lily,那位刚才和你谈的很欢的……Severus,是谁?”
“Severus?你应该记得的啊,高中时隔壁班的那个化学天才!”Lily笑着回答。
“Lily,你知道我想问什么的,Lily……”James故意半是撒娇地说。
“Oh……James……他只是我的一个Slytherin的朋友而已!”
James分明看见Snape的脸黑了,“我就知道你喜欢的是我。”
说完,James给Lily来了一个吻。
Snape冷哼了一声。

@千山☆
repo!repo!repo!
因为时间预估错误而送到家里然而还在学校的我只好让那边转道运过来OTZ,今天才收到_(:_」∠)_
看!着!就!很!棒!
喜欢那个特典【捧脸】,看完心情无比愉快【身在考试周的折磨中的我……】,等会去扫码~\(≧▽≦)/~
感觉好爽啊~\(≧▽≦)/~
给太太一个……嗯,N个么么哒!
比心心❤

【Snarry】《当我知道的时候》

【Snarry】《当我知道的时候》
be,单箭头,半原著,智障ooc,作者内心的脑洞比正文精彩系列
PS:可能……有一丢丢LM→HP成分?自行理解吧everybody_(:_」∠)_

正文

我大约爱你吧……

“S……Severus。”
“想送一束玫瑰给你,兜兜转转却还是只能送你百合。”
“我们大概只是有缘无分。”
“我……”
“Professor Snape……”

霍格沃茨城堡的夜晚安静沉默,Harry在其间游荡着,一如他所爱的那个人所曾经做的。
“Boy,please go back。”
“Professor Potter!Wow!”
“Stop!Quiet!”
那个格兰芬多男孩的眼睛闪闪发亮,其中满是仰慕。
“罢了,我放过你,格兰芬多扣2分!赶快回去!”
那个男孩频频点头。
Harry目送那个男孩的离去。

“果然只有你会把potter这个单词的爆破音发得这么嘲讽。”
“……Severus。”

“麦格教授?”
“Harry,你……真的没关系吗?”
Harry的笑容寂寞,“没事的。哪有什么事情我不能过去的呢。”
米勒娃的表情里还是带着怀疑,但她还是没有多说什么,“Oh……好吧。”她拿着变形术的论文朝着办公室走去。
Harry的笑容却渐渐淹没在冷寂里。

“我还能掩盖多久呢。”
“You are my……”

“赫敏,千万别啊!啊啊啊啊!”罗恩的惨嚎声并没有能够阻止赫敏的行动,赫敏揪住了Harry的耳朵。
“Harry,please tell me,”赫敏的笑容显得很是危险可怕,“你昨天,去干了什么?”
Harry沉默着,像是一截朽木。
过了很久,Harry终于开口,“敏……你知道的,我……那个人……”
赫敏看上去像是要打人,“Harry,你!你要明白!他已经……已经……已经死了!”
“But I can't forget him just because of his death!”
“Oh……WTF!”

“I can't……”
“I can't forget……”

天空灰蒙蒙的,正如Harry的心情。
“没想到能有幸看见你。”
“少说话,我可不想打人。”
“看上去你非常苦恼?”
“那又如何?”
“哦……让我想想会和什么事情有关?”
“不用你管!你没有资格!”
“简直是暴躁的野猫呢……看看你这个表情。”
“那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毕竟,我可是他的朋友。”
“You can't!”
“Well,well……救世主先生。”

“他凭什么……”
“是啊……他是你的朋友,而我,只是你所仇恨的,被迫保护的人……”
“你为什么不能,不能真正看我一次呢……”
“I'm Harry Potter,not Lily either James……”

我大约,爱你。
只是我不知道,即使那时候知道,也不愿意相信。
直到……你死去。
认清了事实,却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你死而无憾,却不会知道,我所受的痛苦了。
Severus……Severus……

甚至想写伏黛和斯赫……我最近是不是中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