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

1叶神2HP教授3历史向4红楼
不知道为啥还在玩痒痒鼠
莫名其妙踏入了无数北极圈,sad story

摸鱼产物,没有后续,表达什么请自行脑补

【原创】姬姜

“姬裕。”
“姜槐。”
“久仰大名。”
“彼此彼此。”
“姜大少爷风流倜傥,不愧谁都不敢嫁。”
“姬四小姐规行矩步,可惜没人敢求亲。”
“水泽草欣欣向荣。”
“樱兰花含苞待放。”
“极好。”
“妙哉。”
“山风渐息,春雨江淮。”
“海浪声旧,日耀苍北。”
“请便。”
“多谢。”
“可平城镇沧海乎?”
“能安山间人心乎?”
“允。”
“定。”
“静默湖边,佳人在怀。”
“听雨阁中,须眉在侧。”
“难不成巾帼英雄甘于俯首称臣?”
“竟是有奢艳才子宁可敬陪座下?”
“为利。”
“为人。”
“不过如此。”
“本就如此。”

《尔非尔》目录

啦啦啦

1-9  1-9
10-11  10-11
12-13  12-13
14-15  14-15
16-17  16-17
18-20  18-20
21  21
22-29  22-29

乐乎太min 感了OTZ,就这样吧

文后作者碎碎念(不看也行):

这篇玩意我写了很久。最开始是手写稿,一个梗,现在被我写成了一篇注孤生仙君的故事……emmmm,其实还是有点烂尾的感觉吧
怎么说呢,丹和就是很多师生文里的冷清师尊的性格,冷漠孤独,从各种角度都属于注孤生的类型——所以我让他真的注孤生了。(此处应有删除线)
至少在我的笔下...

敏感词在哪?

16
“望杼,给丹杀再批一次命吧。”
望杼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帝王。他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好,好。”
“命不由名,无有顾忌,青史留名,万民称颂,貌柔心冷,似爱实非。”
“我越发觉得,这个名字真是好极了,”丹和呵呵笑了几声,“不然我哪里得的到这样好的一个继承者呢。”
望杼不说话,他摆弄着面前的罗盘,抚摸着一块模糊不清的镜子,最后默默叹了一口气。
丹和表情似乎有些迷惘,“皇叔祖,你说,这世上的人,怎么总是如此贪得无厌呢。”
望杼冷哼一下,“侄孙儿,你莫不是说的那云姽?”
“皇叔祖竟是记得?”
“天命的下一任皇后,圣宠不衰却无子嗣,怎能不记得。她可是天上仙子神魂所附。”
“看来天上仙子的脑子也不...

继续查敏感词,想死

14
“皇兄,我什么时候娶正妃啊。”丹杀笑嘻嘻的,腆脸问道。
“你想什么时候?”丹和给了丹杀一个脑崩儿,然后递给他一本奏折。
“哎呦当然越早越好啦,要是可以我明天就想成婚,”丹杀说着俏皮话,看着折子的表情却变得凝重起来,“谁胆子这么大?”
“现在能这么猖狂的,除了云玭还能是谁?不过说来他年近六十,待到云姽嫁予你,他也就可以退下去了。不过现在削削他的风头也好。”
“哈,别削太狠,我可不想我未来的妻子进门的时候不是官家女儿。”
“好歹也是元老了,不会对云相如何的。等你和云姽的婚事宣布了,就给云相改封承恩公,让他退休吧。”丹和甚至是笑盈盈的。
“极好,极好。”丹杀拍掌,脑海里却冒出了前两日见...

继续查敏感词

12
“姽儿,今日入宫如何?”
“娘,我遇见了十七殿下。”云姽适时地露出一分痴迷,“十七殿下真是……”
程氏十分高兴,却不露声色地压下,她摸摸云姽的头发,“哎呀,竟是十七殿下?他可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位了,你可有意……”
云姽十分兴奋,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找错人,便表现得极为羞涩,“娘……你怎么,怎么可以这样嘛……”
程氏也不掩饰了,“望杼上师当初批命便道你天生凤命,实在是正好,正好。”
云姽心里想:丹杀,你这可逃不掉了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就是不喜欢我,也不可能不娶我,只要你娶了我,我就肯定能收了你的心,到时候回了天上,看你怎么跑。

13
“丹和,说来,现时你便可走了去,何必继续留在此处。”...

继续查敏感词

10
云姽这一生第一次看见丹杀是在十五岁时。她一见,便深信丹杀是她想找的那个人。
“云姽参见十七殿下,殿下安。”
“这是云相家的女公子?真是温雅美丽,令人见之忘俗。”
“妙人。”
丹杀身后走出一个年长些的女官,“见过云小姐,请随奴婢来。”
云姽知道二人初见,不宜多说,便柔声应是,随着妙人走了。
“看着是很美。挺符合我的心思的。不过,她看到我就这么兴奋?”
“殿下你已是铁板钉钉的下一任,女公子也有十五了,云相也该让她知道了。”身后的太监话语里略带谄媚的音调,让丹杀觉得有些别扭,但他只是看了一眼这太监,笑了笑,也不应,就自然地走了。
总觉得,并不是因为这个呢。他心想。

11
“皇兄。”
“十七?怎的此...

《尔非尔》
   
    智障三俗脑子有毛病狗血满天乱飞的玩意,没有梗——反正我也不会形容
    小学生文笔
    自行体会
    逻辑,封建社会逻辑,作者大概脑子比较毒
    个人认为很容易理解的玩意,如果不理解请在评论留言,谢谢

1
    “假如那个家伙硬是要下去找你怎么...

仍在查找敏感词

22
丹珏出生时,正是半夜,京城在一瞬间却亮如白昼。
这是丹杀登基以后的第十年,宫中仍然没有子嗣。曾有孕信,却都未曾成功诞育。大臣多半觉着丹杀是天生难得子嗣,知道丹珏生有异象,便鼓动丹杀将这孩子接到宫中抚养。
丹杀叹了一声,便应了此话。内心却是欣然。
“十五哥,多谢。”
“你可是我亲弟弟,只是你究竟为何要这样做?难不成皇后有什么问题?”丹丘抬手,想摸摸丹杀的头,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
丹杀叹气,“皇后天生无嗣,但凡以她为母者皆不可幸免。”
“你何不废了她?”
“叔祖父告诉我,只要她还身负凤命,即使我花尽心思废了她她最后还是会爬回来。”
丹丘倒吸一口冷气,“这般可怕?”
“不然我何必如此呢。不过事情...

敏感词就在这里?

21
两年后。丹和失踪了。
丹杀闻此消息,煞白了面庞。
“皇兄……为何……”
云姽握住丹杀的手,作为安慰,“陛下,皇兄定是游历天下去了。”
“不,你不知道……”丹杀握住云姽的手,抿唇,“自我记事,我总觉得皇兄要飞走。他不介意很多事,但是对我极其关注,不只是对继承人的,他像是在寻找寄托,仿佛我坐不了皇位这个世界就会彻底崩塌。”
云姽忽然想起了十五岁见到丹杀的前一天,她灭杀的一个灵体。现在想来,那怕是来着另一个世界,若这个身体里的魂魄不是她,那个魂魄就会占据这个身体,然后因为本身的特殊性而获得关注,甚至会因此成就一番那个灵体所认为的美妙感情。
云姽嘲讽地笑笑。
没关系,我在这里,丹杀属于我。没...

正在查找敏感词中……

18
丹杀算是知道“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感受了。他抚摸着云姽的脸颊,轻轻落下一个吻。
“只可惜……”丹杀垂眼,然后起身。
“我不爱你。”
“天生凤命啊。”丹杀看着这个女子,神情里失却波澜,“用一生假装爱一个你,多容易。你说是吗,云姽。”
丹杀知道云姽还没有醒,他继续说着。
“与其看着你为了占有我而汲汲营营,不如一开始就给予你完全虚假的真相。”
“我做我的君王,你当你的皇后。我假装爱你,你会一直相信我爱你。”
“后宫里不会有孩子,毕竟你在这里,但我最后会有一个身为我的血脉的继承人,在外人眼里来自某个支系的嗣子,但却不会成为任何一个后宫的人名下的孩子。”
“你看,多么完美的计划。”
丹杀露出了一...

© 夙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