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沉迷YYS的ZZ

1yys2叶修3HP教授4历史向5红楼

《荆画谁钺》(林叶)

《荆画谁钺》(林叶)
架空民国系
cp:林敬言(字荣荆)x叶修(字枢钺)
枪洞作业系列,第二十二篇
剧情跳跃神速
关键词:镜中花  水中月  江南

1936,天津。天干物燥。
“客人,想要什么画?”林敬言收起那把老实说是附庸风雅的扇子,看向那出现在他店面里的男子――灰绿色直筒长袍,腰间佩玉,看去只是个书生。
“就照着那张再画一张吧。”那男子微笑着,“我觉得还挺漂亮的。”
“好,客人可以等等吗。”
“当然。”声音懒散,竟显得惑人了。
林敬言一时红了耳,“客人贵姓?”
“姓叶,名修。”
“我姓林,名敬言,字荣荆。客人为何不说字呢。”
“呵,那便告诉你也罢。我字枢钺。”
“原来是叶家公子。”林敬言心惊,手下画笔却快。
“叶公子慢走。”
“下回或许我会再光顾呢。要我说,你可真是个有趣的画匠呢。”叶修垂眼,依然微笑着。

1937,上海。秋高气爽。
“叶公子可知道近日最出名的画家?”
“谁?”叶修刚从东北回来,褪下那身铠甲,换回他以前常穿的灰绿直筒长袍,却显得煞气了许多。
他捧起一杯茶。
“哎呀,那人啊,叫林敬言。”
“林敬言,字荣荆?”
“叶公子知道这人?”
“啊,一年前吧,那时这人可还在天津呆着呢。”
“哟,那可真是早的很啊。现在啊,这人被韩文清韩爷罩着呢。”
“真想不到。”
叶修右嘴角勾起。

1938,北京。满城飞雪。
林敬言站在画展现场,脸上带着习惯性的笑容。
“敬言。”叶修走过全场,最后站在林敬言边上,似乎过于亲昵地呼唤。
“叶公子?”林敬言转身,露出叶修熟悉的温和笑意。
“你跟过去很不一样了。”叶修摇了摇折扇,“你画的东西,也让我感觉很不一样了。不过那张《镜花水月》倒是和以前像得很,我喜欢。不如卖我。”
“叶公子倒是记得我。”林敬言哼笑了一声,扫视下面的人,“要我说啊,这些人最是喜欢的,便是攀附强人,可是若那人倒了,便一定要踩一脚。”
“你确乎聪明。”叶修声色淡淡,心里却是微动。
“这年头,谁活着不得聪明啊。”
“这日子,路上全是荆棘。”
他们这下真心的熟悉了。
“结果,谁不是这样的人儿。”

1944,苏州。春色满园。
“你还是要去东北吗。”
“是啊。”
“你的枪,却邪。”
“你保养的的确好。”
“你才是最用心的吧。”
“等着我。”
“好啊。”
“你要好好活着。”
“当然。一个画匠,能惹什么祸。”
“我信你,所以不要忘了。”
“当然。”
“等我回来,我们做情人。”
“我会是你一生的情人。只要你回来。”
“我会回来的,为了你。”

1949,苏州。春意阑珊。
叶修最后回到了苏州。
“林敬言?”
【枢钺
展信佳。不知你何时才能看到这封信?反正我写下这封信的时候快死了。
当个画家,我其实是失败的,不过,你要是回来了,做个情人,我或许倒是合格?
我早知道自己中了毒,因为我是你身边的人。但我倒是不介意,我这样的人,死了又有什么可惜呢。
我快死了,字是不是很不好看了?
不必替我报仇,或者为了我独身,我这种人不值得这些。
(模糊不清的)我爱你。(模糊不清的)
1949.1.31
荣荆】
“敬言。”
“我这一生,只欢喜你啊。”
“这江南,还有什么可以看的呢。”
“敬言,敬言。”

原来,这江南美景万千,可是没了你,一切全是镜中花,水中月。――叶修

评论(1)
热度(5)

© 夙徴—沉迷YYS的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