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沉迷YYS的ZZ

1yys2叶修3HP教授4历史向5红楼

兰汝·君臣遇合五十问(21-26)

最近各种浪……妈的我干了什么啊摔!
成功作死……呵呵……

@北邙山下尘
虽然是手机党圈不了……希望能看到咯……
嗯,主持人就是作者我啦
君:兰怀瑾
臣:汝宜良
鉴于作者君的文学水平之渣……
如果你看出了cp感,那绝对是错觉

真的,问答里君臣不是cp啊!!
虽然我有cp向手写番外【远目】

21、就君主/臣子的身份而言,您做过的最得意的一件事是什么?对方对此有何看法?
兰怀瑾:治黄河水患成功。更何况这件事是景正主持的事情。(大笑)

汝宜良:陛下能这么觉得,是臣的荣幸。不过臣最得意的其实是能助陛下扶持太子。

兰怀瑾:辅政大臣?没想到景正你最得意的竟是这样子。不过也是,位极人臣不过如此罢了。

汝宜良:陛下果然深知臣心。(微笑)

22、就君主/臣子的身份而言,您做过的最失败的一件事是什么?对方对此有何看法?
兰怀瑾:失败?大约是没能让母后过的更好些吧。先帝的继后,也就是大哥的亲姨母,她当年把持后宫甚严,虽然不受恩宠,却借着父皇的势,压制众妃嫔甚久。母后那时伤了根底,等到后来我登基,不过一年有余,便逝去了(悲伤的)。

汝宜良:(看了兰怀瑾一眼)陛下应节哀。至于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人生在世,后悔不能改变什么。

23、你们的君臣关系中最让您感动的地方是什么?
兰怀瑾:哦(似笑非笑的)?其实我觉得最感动的就是他从不会在我真正下定决心的时候过分反驳我吧。

汝宜良:(严肃的)那是因为陛下在那种时候做的决定都是有利天下苍生的。(沉思)至于我,那应该是陛下同意我那些听起来略无礼的要求的时候。

我:能具体一点吗(八卦脸)?

兰怀瑾:(斜眼)

我:……跳过。

24、你们的君臣关系中最让您遗憾的地方是什么?
兰怀瑾:(大笑)大概是没能和景正做亲家吧。

汝宜良:(无语)陛下,我记得您的外孙女薛芷笙,嗯,宁笙郡主,嫁给了我的长孙汝汶旻。

兰怀瑾:(哈哈……)

我:(扶额)丞相?

汝宜良:(难得不礼仪地耸肩)并没有,真的。就我而言,没什么可遗憾的。

25、您对自己在正史上的评价有何看法?对方的呢?对你们君臣关系的评价呢?
兰怀瑾:挺满意的,毕竟我算是是名留青史了。(愉快的微笑)

汝宜良:当然是很高兴能留下好名声的了。不过后人为什么总是对我和陛下的关系有那么多揣测呢?(笑眯眯)

兰怀瑾:(闻言眯起眼盯住我)

我:陛下、丞相,冷静一下!虽然一开始我是因为那些文章我才想法子采访但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啊!!

兰怀瑾/汝宜良:呵。

26、你们的朝堂上存在不同的党派/势力集团吗?形成党派/势力集团的原因是什么?作为臣子的一方归属于其中哪一个,是头目吗?作为君主的一方对TA的盟友有什么看法?对TA的政敌又有什么看法?
兰怀瑾:存在。形成的主要原因,一半是为了皇位(冷笑),另一半是我为了制衡干的。景正自然是保皇党,而且是大头目。虽然我看得出来他也是个隐形的太子党。政敌?这种生物存在吗?

汝宜良:(嘴角抽搐了一下)陛下倒是看得清。太子党什么的,那么些年太子太傅也不是白白做的(耸肩)。说真的,朝堂上的党派不多,而且那些领头……不都在陛下手里吗?

兰怀瑾:哈哈……

本份问卷理论上以“中国古代历史上双男性的明君贤臣组合”为采访对象,但我相信只要稍作变通,它便可以适用于亚历山大/赫费斯提翁、水表/水表、萧景琰/梅长苏、武则天/上官婉儿、赵佶/蔡京等组合以及你能想到的其他更(为什么是更)放飞自我的人物组合。

大多数题目出于粮食向的考虑设计,但并不排斥恋爱向的答案处理办法。

出题时对《夫妻相性一百问》和《情侣离间69问》等问卷进行了参考,在此致意。

使用者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对这套问卷进行包括但不限于增删题目、调换顺序、修改用词(把君臣改成同僚的程度也是允许的)等处理,并应用于同人写作中,无须一一知会作者。不过以本问卷为基础二改并作为自己出的问卷发布的行为将被视为侵权(划掉)虽然其实并没有什么办法追究(划掉)。

如不介意,产出后请圈问卷作者来看,最近缺君臣粮。

转载请保留作者ID及这份说明。

评论(1)
热度(5)

© 夙徴—沉迷YYS的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