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

1叶神2HP教授3历史向4红楼
不知道为啥还在玩痒痒鼠
莫名其妙踏入了无数北极圈,sad story

兰汝·君臣遇合五十题(27~38)

高考考完开始浪了oh yeah!
这回的终于变多了…………

@北邙山下尘
虽然是手机党圈不了……希望能看到咯……
嗯,主持人就是作者我啦
君:兰怀瑾
臣:汝宜良
鉴于作者君的文学水平之渣……
如果你看出了cp感,那绝对是错觉,真的,相信lo主【远目】

27、于公,您是否认同“以俭治国”的观念?于私,您在生活中是否重视物质享受?您曾经因作风问题处罚/劝诫过对方吗?
兰怀瑾:于公,我自然认同以俭治国这一观念,于私,身在皇家,有谁不好享受?至于景正,他素来自持,我从来不会因此而劝诫他。

汝宜良:自然认同。不过纵然我内心不会多思考享受,可我的家境始终让我生活得很舒适。陛下吗,就陛下刚才的话来说,大概是掩藏不错,至少终嘉雍一朝,并没有多少人对陛下的生活习惯有所攻击,我自然是没有的。

我:(在内心里画圈圈)(嘴角抽搐)【我错了这两位谁不知道是……】好吧,下一题。

28、您有宗教信仰(神仙、天命、佛、道etc)吗?这种信仰和你们推行的官方信仰是否一致?您对对方的宗教信仰有何看法?
兰怀瑾:在表面上,我是信天命的人,和天下大势并无不和,不过就事实而言,我只相信自己。景正本是儒家子弟,听说相信神仙,老实说,我可不愿知道这些事情。

汝宜良:陛下多虑了。臣并非相信神仙的人,只是家父素来喜好黄老之术,不得不从罢了。毕竟,若是信仰真能拯救人,哪里来的这么多事。

29、你们的政权存在哪些“内忧”和“外患”?您认为应该怎样解决这些问题,与对方的想法有分歧吗?
兰怀瑾:若论内忧,听闻后世常说藩王作乱,不过我那时并无这般模样,父皇过于强势,那些兄弟们去了封地都安分得很,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事。(摇头)不过另一件事倒是值得一提,那便是武强文弱之势。终嘉雍一朝,父皇戎马半生留下的痕迹一直不曾褪去,天下平定,可朝廷上却又乱了,若不是控制的好,我那时恐怕便会出事。这到真幸亏大哥被废了,他的势力多半在武官,不像我,文官占了上风,可惜纵使如此也没能彻底平衡。说到外忧,就只有戎族可说,这群家伙在关外好好游牧不行嘛??

汝宜良:内忧?恰如陛下所说,武官强势,文官势弱,不过那时文官多半是在私下发展势力,以备后来,不过那时也不会吃亏。后世评藩王作乱犯上,嘉雍一朝倒真的没有,大概就和陛下说的那样是先帝积威吧。(笑)外忧就没什么可说的,除了那些外族,尤其戎族,其他便没有了。

我:(嘀咕)知道两位心里的答案和我想象的会不同,就知道两位不会想到其他国家……没想到这样不同……

兰怀瑾:你刚才说什么?其他国家?得了吧,就那个时候他们是什么鬼样子?那个时候根本不是危险好嘛?(嘲讽)

我:陛下,何必说出来呢……

30、以下几组理念:“道德教化”VS“明正典刑”,“敬奉祖宗”VS“因时而变”,“开疆拓土”VS“与民休息”,“君主权威”VS“士人风骨”。您分别更倾向于哪一种?与对方存在分歧吗?
兰怀瑾:明正典刑,因时而变,与民休息,君主权威。我和景正之间的分歧,大概就是最后一点了。

汝宜良:陛下果然了解我。明正典刑,因时而变,与民休息,士人风骨。陛下是陛下,臣是臣。皇权和臣心从来不是完全相同的,(笑)陛下应该明白。

兰怀瑾:说真的,我若不是个君主,恐怕也会更喜欢士人风骨的。(严肃脸)不过有些自称士人风骨的家伙真是烦死了,什么都想管,看谁都不顺眼,就他一个人道德完满似的,尤其那个叫刀瑞海的,简直了。

汝宜良:刀大人的确管的太多了。不过他也就是做儒家子弟太真切了,看不懂在朝廷里做事和道德的关系。他是个名士清官,可惜做不了好官。

兰怀瑾:那倒是。

我:(不知如何插嘴)好吧,下一题。

31、你们之间除了君臣关系外,存在某种意义上的私谊吗?如果有,这种交情最初是在怎样的契机下建立起来的?
兰怀瑾:私谊自然是存在的。若说建立私谊的契机,大概就是我之前说到的初见吧。景正风华烁烁的样子在我脑海里可是留存了一辈子呢。(微笑)说来也难怪后世对我和景正的关系多有猜测,实在是那些女人我都是少有亲近,偏偏景正在起居注里大概出现了很多次吧?

我:(一不小心脱口而出)陛下您还真是了解我们这种人……啊?!!!我刚才说了什么!!!

兰怀瑾:(看了我一眼)呵呵。

我:(内心累感不爱)……

汝宜良:陛下竟是这么思考这种略过亲近的私谊的开始的吗?臣一直觉得这段私谊开始于陛下登基,对我开始多有重用时呢(笑)。陛下也不必对后世人过分苛责了,到那时风气开放,那些女子脑子里的想法一个顶一个怪,也难怪被如此误解。

兰怀瑾:(冷哼)

我:(心里泪流满面)下,下一题。

32、非正式朝会场合,对对方使用过哪些特别的称呼?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怎样称呼对方,以及怎样被对方称呼?
兰怀瑾:其实朝堂上我都是称景正为汝卿的,景正就是私下的称呼,毕竟喊字比较亲近。偶尔生气起来我就直接喊他名字宜良的,不过这事多半不会发生的。真的,我挺希望景正私下里别还老是叫我陛下,称我的字玄瑜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汝宜良:(低笑)陛下您还真是。您忘了君臣有别吗?那时候我怎么敢称陛下您的字。陛下有这个想法还真让臣惊讶,不过说来陛下一直都是亲近些的私下喊字,不喜欢的喊名带姓,朝堂上就喊某卿,分的倒是很清楚。

我:(觉得自己在陛下的眼神里看出了幽怨谁来告诉我为什么???)

33、你们之间有非公事的书信、诗文往来吗?如果有,一般会跟对方说些什么?希望对方跟自己说些什么?
兰怀瑾:老实说没有吧,尤其是他做了太傅以后,那时我和他私下就是靠辛桁传话了。

汝宜良:这事倒真是辛苦太子殿下了。臣和陛下之间的确没什么私下来往,毕竟到后来我们几乎天天见面,嗯,因为要去太子殿下那里上课,实在谈不上私下或是公事了。

我:(震惊脸)这是什么鬼?!!

汝宜良:(挑眉)起居注里应该有写吧?你没看过?

我:(小声)没特别仔细看这种让人烦躁的东西,所以其实只是没能想到有这么频繁的光明正大的见面以至于私下和公事几乎分不开的地步了……

汝宜良:(微笑)呵呵。

34、在非例行公事的情况下,会给对方送什么样的礼物?希望能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样的礼物?
兰怀瑾:礼物?后来我都是私下让辛桁带过去的,说来不过是我的亲笔,偶尔是一两个有趣些的玉器。景正的礼物啊?我一直想要景正的书法,奏折上都是馆阁体,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汝宜良:陛下是不是忘了,先帝规定奏折上不得使用过于华丽的字。(吐槽脸)老实说臣从不会特地私下送陛下礼物,所以并没有什么可提及的。我一直想多要一些玉器,虽然我一直想要的其实是陛下宫里的那支止戈箫,陛下恐怕没发现过这种事。

兰怀瑾:我知道你喜好玉箫,可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啊(扶额),再说那把箫实在不适合送人。

汝宜良:(十分淡定的)所以臣也只是想想而已。

我:(心里无数草泥马飞奔而过)下一题。

35、你们有共同爱好吗?在不处理公事又待在一起的时候一般会做什么?
兰怀瑾:景正,我们在一起呆着的时间里有不处理公务的时候吗??

汝宜良:恐怕没有,陛下(轻笑)。不过要是说共同爱好,大概是把玩玉器?

兰怀瑾:应该吧,那是我难得的消遣。

我:(眼角抽搐)

36、有和对方的家族联姻吗?如果有,对你们的关系有什么影响?如果没有,原因是什么?
兰怀瑾:有。不过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影响,毕竟那时我应该快死了。

汝宜良:的确,那时是嘉雍三十年。陛下和臣的关系从来和联姻无关,我可以说是陛下一手提拔,我最崇敬的也从来都是陛下。

我:……

37、有共同的朋友吗?TA(们)对你们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兰怀瑾:共同的好友?

汝宜良:陛下,别想了,也就博陵兄还算得上共同的朋友了。其他人都和陛下或臣有些亲戚关系,不便提及的。

兰怀瑾:好吧,的确如此。宋博陵对我们的关系知之甚深,他辞官前还曾隐晦地劝诫我不要把景正置于风口浪尖。

汝宜良:这……博陵兄果然还是博陵兄啊,就知道他辞官的时候做过什么,不然后来陛下您也不会那么奇怪(奇怪的哈哈笑)。

我:(扶额)

38、有跟对方关系很好,自己却很不喜欢的人吗?(反之亦可)原因是什么呢?
兰怀瑾:没有。

汝宜良:那时我做的是孤臣了,好友多半浅交,至于陛下那边,陛下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人吧?

我:居然真的都没有??

汝宜良:(微笑看我)后世那些猜测想法不必再提。

我:(果断闭上了嘴)

――――资料分割线――――
薛芷笙:兰怀瑾长女的幼女,身份见24题

刀瑞海:原型是海瑞……真的,历史上这位的行为简直了……

止戈箫:玉箫,兰怀瑾书房里的珍品,送出去也是被供奉的命……还不如不送呢……

――――闲言碎语分割线――――
lo主对这两位原创主角的假设真的是君臣,但是后来人多有猜测……话说我写的真的很瞎眼绝对是cp向番外写多了摔!

评论
热度(4)

© 夙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