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沉迷YYS的ZZ

1yys2叶修3HP教授4历史向5红楼

行钧·君臣遇合五十问

完结了!!感、谢、某只群友的催促了……
最后一题格外烂俗,请愉快地无视它~

君:朱翊钧(万历/明神宗)
臣:申时行

41、如果你们的君臣身份交换一下,会是怎样的场景?还能够治理好这个国家吗?
朱翊钧:交换的话――先生做事应该会比我好很多吧……我?得了吧,我可不是做官的料子,迟早出事。不过有申先生也就可以了。

申时行:多谢陛下赞扬了。虽然我不觉得自己能做好一个皇帝,权力太招人,谁能脱的了身。

朱翊钧:先生……

42、如果不入庙堂,您会从事什么样的职业、过着怎样的生活?有可能跟对方成为朋友吗?
申时行:这个还是我先说吧。如果最终我还是没能成为官僚,我恐怕会成为苏州城一方乡绅,或许乐善好施,可绝不会和陛下有所交集。

朱翊钧:如果我没有做皇帝,只能说明我死了,所以没什么可说的。

43、如果可以暂时放下所有公务出去旅游,您希望选择什么地方?会邀请对方一起去吗?您希望在那个地方定居吗?如果答案为“是”,对方会和您一起留下来吗?
朱翊钧:长洲吧?金陵也不错。我是很希望先生和我一起去的,不过我不觉得自己会想要在那里定居。

申时行:可能是湖北?如果可以,当然会希望陛下一起去,不过我不觉得那地方适合我生活。

朱翊钧:为什么?

申时行:没有为什么,那里只是个旅游的地方。那里不是长洲,也不是京城。

朱翊钧:(微笑)

44、如果可以时间旅行,您希望到古代或未来哪个时期看看?会邀请对方一起去吗?您希望在那个时代定居吗?如果答案为“是”,对方会和您一起留下来吗?
朱翊钧:(明)孝宗那时吧……当然会邀请先生一起去了,不过我不会在那个时代定居。那不是我的时代,我不属于那里。

申时行:或许……是(唐)太宗时候。可我并不是很想邀请陛下一起去。虽然我也不会在那里定居生活――

朱翊钧:为什么不带我去?!!

申时行:我想看一看一个真正的盛世是如何模样――然而那样一个盛世不适合陛下你看。陛下你也不会喜欢那里的。

朱翊钧:好吧,我想先生你说得对。那里不适合我去。纵使你想带我去看看我也不会去的。

45、如果您带着记忆重生到还未与对方认识的时候,您是否希望扭转一些事情发展的方向?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您会做些什么?这种改变会对你们的关系造成怎样的影响?如果双方都有记忆呢?
朱翊钧:嗯……不和先生那么闹翻?为了这个――我不会去碰王氏(孝靖皇后),然后,或许我真的要勤劳一点?至少我以为这样对我和先生的关系有好处。如果先生有记忆,或许也会高兴的吧?

申时行:或许吧。不过若是只有我,我一定一开始就告诉陛下,我希望立长子为太子,而不是特意周旋。我似乎忘了说目的?我的目的是促使陛下勤劳一点,安分一点……虽然我觉得在陛下没有记忆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件事很困难!

朱翊钧:…………

46、先去世的一方,您在临终前是否想起了对方?您对国事最放心不下的是什么?对对方呢?
申时行:想起了。国事……我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吗?!事已至此――政治的腐朽已经无可避免,而我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的覆灭――(闭眼)罢了,不提。对陛下我并没有想得太多,在事实上,我并没有想到没过几年陛下你就走了。

朱翊钧:先生……好吧,那是我的错。我无法逃避地渴望自主却不得,我和大臣作对最终也没做到什么……

47、后去世的一方,您在得知对方去世时是什么感受?这件事对您以后的政治生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个人生活呢?当您离世的时候,您期待重逢吗?
朱翊钧:痛彻心扉,不知何言。这恐怕是我在那之后变得更消极的原因之一,虽然我那时更消极的样子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离世的时候……我渴望重逢,如此渴望……

申时行:陛下……

朱翊钧:都过去了。

48、您是否觉得和对方交换一下寿命会对国家/对方更好?如果这件事确实发生了,历史的走向会有什么不同?
朱翊钧/申时行:不会。

朱翊钧:好吧,即使如同常人所想,作为一个皇帝,我也很想再多活几年,可是事实证明,在活下去这个朝廷恐怕就真的直接毁了,不必等到我的后代。

申时行:陛下难得自知之明。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毕竟我辞官时大约就是那样的寿数,不过陛下再活几年……呵,不是我说话不好听,事实就如陛下所说,不必等陛下的后代了,陛下可以直接做那个亡国之君了。

朱翊钧:虽然……好吧,不说了。

49、你们埋葬的地方离得近吗?会串门吗?后世祭祀的时候在一起吗?在阴间待久了也会一起上来逛逛吗?您对你们这个政权最后的结局有何看法?
朱翊钧:这个问题不是应该留给(汉)昭烈帝和忠武侯(注:即刘备和诸葛亮)吗????

申时行:(扶额)陛下你还真是……咳咳,首先,我和陛下没有葬在一起,我葬在长洲,陛下在定陵。我是经常上来的,陛下吗……大概一直在睡觉?不睡的时候大概都拿来找我聊天了……

朱翊钧:先生何必说实话呢……

申时行:呵。嗯哼,至于明朝的结局,我并不是很意外。自戚将军(注:戚继光)去世以后,军队的素质就基本上再也没有好过了……所以完全可以想到那些。

朱翊钧:事实上,我当政时从未想到过将来会有这样的结局……然而死后回想,这一切早有迹象,不得不认。

50、最后,请对对方说一句您一直想说却没有开口的话,不止一句也可以。
朱翊钧:若有来世,绝不相负。

申时行:陛下,太过了。然而我想――若有来生,不负彼此,不负天下。

――END――

评论(4)
热度(8)

© 夙徴—沉迷YYS的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