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沉迷YYS的ZZ

1yys2叶修3HP教授4历史向5红楼

【Snarry/斯哈】《遗忘是最后的预言》

【Snarry/斯哈】《遗忘是最后的预言》
cp:Snarry/斯哈
预警:伪原著线,教授已死,哈利和金妮结婚,有孩子,但没有爱情
ps:魔药和预言什么是编的……
pps:不要问逻辑在哪儿,没有!



ok?start!





“不容于世的感情迷惘无助……
遗忘是死亡的终结……
无处可逃的蛇王……
落入虚无的十字车站……
所有人保持沉默……
固执的王却将回忆起一切……”
哈利做了个梦,战争,死亡,绿光――和神神叨叨的特里劳妮。
他蓦然惊醒,感觉脑海一片茫然。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梦境了。
“哈利?”金妮被哈利的动作弄醒,她睁开眼,有点迷糊,“怎么了?”
哈利揉揉太阳穴,感觉有点疲倦,但还是强打起精神,语气故作平静,“没事,做了个梦,不算什么。”
金妮打了个哈欠,“那我继续睡。”
“嗯。”哈利应了一声,看金妮睡下,他下床穿上衣服,走进书房捞出一本艰难晦涩的魔药典籍,坐在那里开始看。
这是他前两天刚刚从翻倒巷里买到的,大约是千年前的,人皮制造。
现在的他已经不会介意这种事情了。
哈利看得有点漫不经心。老实说他并不是在看书,他只是又一次借着这样一本书想起那个人――西弗勒斯·斯内普。
直到他从漫不经心的状态中摆脱出来,发现他刚刚翻到的那一页上面写着:测忆药剂,作用是检查记忆有没有被改变过。
哈利莫名想起了梦里的场景。
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属于西比尔·特里劳妮的预言。
但是其中的话语又如此熟悉。






“……顺时针十五圈,逆时针三圈,放入十五克月长石粉末,逆时针十圈,放入两滴独角兽血液……煮二十七分钟……”
“好了,完成!纯正的绿色,完美!”
这里是地窖,曾经的老蝙蝠地盘。
哈利把魔药装瓶,忽然叹了口气。
如果自己当年也有这样的魔药水平,这只老蝙蝠说不定就可以活着了……
他想。
他内心里不太希望真的有人对他施展过一忘皆空,但他必须知道。
正想喝下魔药,哈利突然想起什么,他翻开那本魔药典籍,看测忆药剂的下一页。
回忆药剂。
作用是得回失去的或是被篡改前的记忆。
他抚摸这一页,神色深沉。
“算了,做一坩埚吧。”






哈利给自己灌下了测忆药剂,觉得所有记忆都被翻了出来――就跟五年级时斯内普为了教他大脑封闭术而对他施展摄魂取念时的感觉差不多――好吧,总而言之,感觉非常糟糕。
“靠!!不会吧!我居然真的被施展过一忘皆空?!!”
“时间是邓不利多教授死的那天……”哈利的脸“唰”一下子白得彻底。
那一天,与他见过面,最有可能对他施展过咒语的,是斯内普。
“可是……他那个时候,有什么理由对我这么做呢……”
“不――那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
哈利几乎是颤抖地拿出回忆药剂灌下去。






“波特,滚远点,别赖在这里,回你的格兰芬多塔楼里去!”斯内普的声音阴森森的,“还是说波特先生准备在地窖度过他的夜晚?”
“我宁愿呆在这里!”
“哦?救世主先生为什么要呆在他卑微的魔药教授的专属地界?”
“那群人那么对我――除了赫敏,谁都不愿意相信我――就因为我是救世主就要面对这样的事情吗?!我到底有什么可以拿来利用的?!我明明只有十四岁却要面对这样的事情难道这都是我的错吗!”哈利一边吼一边落泪,“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日子,我想要爸爸妈妈活着!”
哈利蜷缩成一团,“那些人还不如斯莱特林里的……至少他们……”
斯内普这下知道怎么回事了,发出一声冷笑,把沙发变成一张银绿色的小床,“安静!波特,今晚你就睡这。”
哈利眼看着斯内普的脸凑近,只觉得那个大鼻子就要顶到自己的脸,然后他听到斯内普的警告。
“要是你今晚上发出任何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声音然后被我听到,就别想呆着了!”
哈利频频点头,至于小床的颜色,虽然他有些不爽,不过出于自己的安全考虑,他决定无视这个问题。






“波特!你真的在学大脑封闭术吗?”
“我想学!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我真的学好了伏地魔会惩罚你的吧,教授……你……”哈利犹犹豫豫地说着。
斯内普挑了一下眉毛,“我想这不是你学不好大脑封闭术的理由,波特。”
“可我不希望你……”
“闭嘴!”斯内普盯着哈利,“我会怎样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的安全不需要你操心,救世主先生,我想我只是你最讨厌的魔药教授,是吧。”
“不……不止!斯内普,你不是我妈妈的好朋友――”
“停下!!”斯内普怒吼,然后音调平静下来,“格兰芬多扣五十分,为了救世主哈利·波特在他卑微可怜的魔药教授所表现出的愚蠢。”
“凭什么!”哈利怒气冲冲的,“那不是事实吗?!斯内普,你不能否认……”
“安静!”斯内普忽地冷静下来,“那只是以前――后来她不再是我的朋友了。你知道的,波特,我,是一个食死徒。”
“你现在是一个间谍,不是吗。”
“呵,只要那个标记还在,在所有不明真相的愚蠢的平民眼里,我,都是一个食死徒,波特。而且,即使知道真相,那些人中的多数也不会愿意相信。”
哈利连连后退,“不,那些人迟早会知道你做的――”
“我宁愿他们不知道。”
哈利不敢相信地看他。
“波特,你必须记住一件事,我是一个斯莱特林,永远高贵,固执,隐藏在所有人是背后,如同一条毒蛇。”
“我不适合光明。”
“我本来在一年级的时候就该明白。只是那时我太天真,以为只要有莉莉的友情我就不会陷入黑暗,但是后来我知道,即使是莉莉,也会像太阳灼伤我。”
“不!不应该!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斯内普像是忽然醒了过来,“滚出去,波特。这里不是你该在的地方。”
“教授――我,我知道了。”
哈利转身走出斯内普的办公室,不知什么时候落下了眼泪。






“赫敏,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谁?”赫敏好奇地问,“哦,哈利,真的,我没想到你居然开窍了。”
“啊,好吧,我本来也没能想到。毕竟我喜欢的那个人让我――”哈利挠头,露出了一抹有几分羞涩的微笑。
“那你究竟喜欢谁?”
“……斯内普教授。”哈利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勇气说道。
赫敏简直像被施展了统统石化。
她近乎机械地转头看着哈利,“哦……天呐……不,不……梅林啊,梅林的什么都好……真的,你说的是谁,哈利,重复一遍好吗?”
“额……是斯内普教授。”哈利一边小心后退,一边谨慎地施展了一个静音咒。
好吧,这是个明智的决定。后来他想。
赫敏发出了一声尖叫。
“哦不!梅林!哈利,你居然喜欢斯内普教授?!我真的完全不能想象你居然会喜欢他!他可是我们的教授!”
“但是我喜欢他。这事和他是什么身份没有关系。”
“可是我不能想象,我也没办法同意你的感情。”赫敏起身,声音在一瞬间变得冷酷而悲哀,“不要在我面前说起你对教授的感情,哈利。”
“对不起,哈利。”赫敏最后给了哈利一个拥抱,眼中积蓄着泪水。
“可是,这难道就是我的错吗……我爱他啊……”哈利在心中说。
罗恩这时走过来,“哈利,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了她一个她无法接受的事实而已。”哈利虚弱地笑了笑。
“哦?我去找她问问好了,她看上去心情很不好。”罗恩完全无视了哈利的表情的虚弱,他眼睛一亮,说道。
“你去好好安慰一下吧,她很不高兴。”
“我知道了。”罗恩走开了。
哈利垂眼,发出不大明显的抽泣声,他不知道这样究竟有什么错……
他明明只是爱上了一个人。
这个人在表面上和他是那么不相配。
但他爱他。
他知道为什么赫敏不理解他,正是因为知道,他才感到如此痛苦。






“骑士公交车!”
“嘿,要去哪儿?”
“蜘蛛尾巷。”
“好的!”
……
“教授!你怎么了?!”
“没关系……嗯……”
“伏地魔给你用钻心咒了?!缓解剂在哪儿?!教授!!斯内普!西弗勒斯!”
“安静!波特,把架子第三层第五小格里和第四层第三小格里的魔药拿过来。”
哈利急匆匆地把药拿下来,然后给斯内普灌下去,眼神里满是担忧。
“好了,扶……咳咳,不用了,你的房间还是那个!记住,不要打搅我!”
“教授――好吧,我知道了。”
哈利小心地蹲在楼梯角,看着斯内普走进地下室。
“看这样应该没什么问题……算了,就是有事他也不会告诉我的,看来我还是去睡觉比较好……等等,邓不利多教授?”
“嘿,西弗勒斯,怎么样?”
斯内普的脸色阴沉沉的,“我现在感觉还不错,有什么事吗?”
“啊,不要这样嘛西弗勒斯,明天的会议不要忘了~~~”
“知道了,邓不利多你这个老蜜蜂,赶快给我离开!”
邓不利多笑着消散,“噢噢,知道了!”
明天有凤凰社会议啊……哈利想到。
要不要去看看……反正肯定是在布莱克老宅,那就去吧……
哈利蹑手蹑脚地走回自己的房间,愉快的地决定这么做了。
教授的脸色?没关系,以后再说。
哈利耸肩,躺在银绿色的床上睡着了。






“嘿,西弗勒斯,明天可以陪我去霍格莫德吗?”哈利抬头看着斯内普,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你有什么需要吗?”斯内普停下手中正在摧残那群不知分寸的学生的作业的羽毛笔,懒洋洋地问。
“只是想要一个坩埚。我的坩埚已经被我弄坏了。”哈利撇嘴。
“你这个魔药只有及格边缘的水平的愚蠢格兰芬多,难怪会需要新坩埚。”斯内普斜飞了一道死光给哈利。
“魔药不是有你嘛,西弗勒斯。”哈利笑嘻嘻的,没有一点依赖别人的自觉。
“过几天我带你去翻倒巷买,还有别的什么吗?”斯内普冷哼一声。
“既然要去翻倒巷的话,那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糖果什么的……还是找赫敏他们带好了。”哈利耸肩。
“我以为格兰杰小姐和你决裂了。”斯内普挑起眉毛。
“哦,就感情问题是这样的,不过她没有限制这些事情。不管怎样,她和罗恩是我的好朋友,不是吗。”哈利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却含着一丝酸涩。
“虽然我觉得你的好友一点都不称职,不过你这么说的话那就这样吧。那么,救世主先生,请你赶快离开我的地盘,已经快宵禁了。费尔奇逮到你我可不管。”斯内普抬起头,声音里带着愉快。
“不要叫我救世主先生!西弗勒斯,我今晚住这,好不好~~”哈利走到斯内普的位置边上,扯着他的袖子。
“波特!滚回格兰芬多塔楼去!”斯内普几乎是用他的眼神凌迟着眼前这个不知羞耻的绿眼睛小巨怪。
“不要不要!叫我哈利!”哈利继续朝着斯内普撒娇,不达到目的不罢休。
“……哈利,回去!”斯内普磨牙,声音里满是不爽。
“教授,你怎么可以这样~~”一边说,哈利一边扑到斯内普怀里。
“哈利·波特,如果你还继续用这种姿势赖在我的怀里,你明天就别想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来到地窖,现在,滚回格兰芬多塔楼!还有,隐身衣没收!”斯内普一把把哈利扔出去,举起手中的隐身衣,露出一个威胁性的笑容。
“哦……那我回去了……”哈利一步一回头地回去了。






“西弗,你怎么了――”
斯内普神色疲惫而冷漠,“邓不利多让我杀了他,亲手杀了他。”
哈利瞪大了眼睛,“邓不利多教授?他什么时候――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然后你去找他?有什么用吗?邓不利多这只老蜜蜂下的决定可从来不改的。”斯内普转了一下魔杖,语气平淡。
“可是,这样的话,别人就会误会你。”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那样我才能彻底得到黑魔王的信任。”
“我不想你这样,西弗勒斯。”
“我必须如此。”斯内普魔杖一挥,把哈利送了出去。
哈利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嘴角扯了扯,掩饰了不知何时在眼角积蓄的泪水。
“我多么不希望……”
他漫无目的地在城堡里游荡,直到发现跑到了曾经属于特里劳妮的地方。
哈利迟疑了一下,推开了门。
然后惊讶地发现本来不应该在的,已经被辞职的特里劳妮正站在那里。
出于尊敬,他喊,“特里劳妮教授?”
里面的人没有回应。
“特里劳妮教授?”
哈利再走近了一点。
似乎收到什么奇怪的信号,特里劳妮忽然像是被施展了泰朗塔戈舞一样,然后发出了飘渺的声音。
她做出了一个真正的预言:
“不容于世的感情迷惘无助……
遗忘是死亡的终结……
无处可逃的蛇王……
落入虚无的十字车站……
所有人保持沉默……
固执的王却将回忆起一切……”
哈利连连倒退。
“不,不会的,他怎么会死呢……”
“他可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他可是伏地魔的心腹,他怎么会死……”
“我又怎么可能会忘记他――”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死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斯内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哈利的身后。
“我不允许你死!”哈利愤然转身,对着斯内普怒吼。
“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斯内普淡淡地说,表情冷静。
“为什么……为什么!”哈利抱着斯内普嚎啕大哭,“你怎么可以死!”
斯内普任由哈利的泪水弄湿他的长袍,抬手摸了摸哈利的头。
“没事的,相信我。”
“好,我相信你,你不能死。”
“我保证。”






“阿瓦达索命!”
哈利站在角落里看着邓不利多落下去,觉得嘴角僵硬抽搐。
“西弗勒斯。”他低声唤。
“嗯。”斯内普轻轻回应,“我送你回格兰芬多塔楼。”
哈利点点头,任由斯内普把他牵了回去。
斯内普这么多年第一次踏入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
哈利看见海格站在那里笑着。
然后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格兰杰,韦斯莱,好好照看他。”
赫敏和罗恩连连点头。
“哈利,看我。”斯内普勉强露出个笑。
“西弗勒斯。”哈利转头。
他听见斯内普长长叹了一口气。
哈利听见斯内普那里模糊的声响。
“哈利,我爱你。”
“一忘皆空。”
有什么东西彻底消散了,又有什么东西被重构,脑海中一片模糊。
哈利沉沉睡去。





十一
几乎在看完一切的一瞬间,哈利明白了最后时刻斯内普的眼神。
只是,已经太晚了。
一切都像预言那样。
那个车站是终战时他见到邓不利多的那个地方。
所有知道他曾喜欢过斯内普的人都假装他们不知道那些事。
他想起了一切。
在一刹那,他泪流满面。

――END――

评论(4)
热度(17)

© 夙徴—沉迷YYS的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