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

1叶神2HP教授3历史向4红楼
不知道为啥还在玩痒痒鼠
莫名其妙踏入了无数北极圈,sad story

【我明】《圆满悲剧十五题》(6-7)

原题

1-5

这次的炒鸡短,各位看官还是认了吧……后面的容我想想再说……

照旧 

@Other and Infinite 

 @北邙山下尘 




6. 知己中道崩殂,未来凶多吉少,一个人安然若素地前行。

文前预警:此段主要人物是戚继光和张居正,这两人据我所知其实并不是很符合这个题目,不过兴致一来就懒得改了←_←




正文:

张居正一口饮下那杯酒,在信纸上写下了最后的言语,“戚将军,那些,便靠你了。”他远远望着那南方,表情里看不出悲喜。

“戚元敬啊……”




半月后。

戚继光抖落开了那封信,快速地扫过其中的字眼,正从外面走进来的戚王氏见他难得舒展了眉头,爽朗笑道,“元敬,有甚么好事,竟让你如此开心?”

戚继光嘴角抽了一下,“夫人,别叫我的字了好吗①?张大人来信,我可算不用闲着了。”

戚王氏眉毛一挑,“这可真是……好极了啊。我的枪也很久没能染血了。”

戚继光点头。




万历十年,蓟州。

戚继光正按惯例在校场练武,才刚刚休息,他的亲兵从外头跑了进来,“将军,京城来信!”

戚继光把枪放好,转头,“信呢?”

亲兵把信递过去,戚继光随手接过来,心里想最近京城应该没什么大事,便只是随意扫视了一下——但立刻,他的眼神变了。

“首辅张大人……死了?!”

戚继光瞪大了眼睛,他的政治嗅觉提醒他,要出大事了。

他强压下波动,挥手让那个亲兵出去,待那人走了,他几乎把这张信纸变成了一个球。

“莫非,我戚继光,便再无实现愿望的那一天了吗……这大明……”从来只流血不流泪的戚继光忽然想哭。

然而,我还是得走下去。戚继光想。

纵使前方的失败已经在招手,我依然向前,直至一无所有。




万历十三年。

“终于,来了。”戚继光闭上了眼睛。

“张大人啊……”

“我这算是……吗?”②


注①:呃,戚王氏的这个称呼我是看《官居一品》来的,我觉得这显示了戚王氏其实各种比戚继光牛逼的事实……历史上是否如此我不知道,若有大手可以告诉我那就留言在评论里

注②:呃,这个省略号可以自己脑补一下,因为我写不出。








7. 天命不可扭转,那又怎么样?

黄子澄在心里哈哈大笑。结束了,都结束了,那个该死的逆贼已经进入了京城①。

他的陛下啊,终究逃不过,逃不过。




黄子澄站在他费尽心思募集的民兵前,音调平静,几近冷漠,“逆贼已入京城,各位——散了吧。不必再在此等待了。”

下方一片哗然。

有个领头的站出来,小心翼翼的问:“黄大人,这,那逆贼,当真已经……?”

“我又何必如此欺瞒。”黄子澄心里凄凉,“你们赶快走吧。”

下方的民兵们都鞠躬,有人眼中渗出眼泪,他们用尽最大的力气,喊道,“黄大人!我们……我们走了!”

黄子澄眼中闪烁着泪光,“走吧,走吧。”




“陛下登基实乃天命所归,那小小建文又有何足可道?”

黄子澄听着这样一句话,露出了嘲笑,“不过一逆贼尔。尔等燕贼手下,不得好死也!”

那兵士恼羞成怒,狠狠踢了一下黄子澄,冷哼一声,“自诩正统的废物。”

“哈哈哈……日后天下人都会知道,那朱棣不过逆贼尔!不过逆贼尔!哈哈哈哈……”黄子澄形状宛如疯癫,竟是让那兵士都吓了个颠,兵士啐了一口口水,随手把黄子澄囚室的门关好,心里只想回去以后好好去去晦气。




“陛下,我知道,你必定不会允许自己屈辱地活下去,所以,我来陪你了,陛下……”死前,他在心中呼喊着,闭上了眼睛。


注①:明初京城,即南京。









————分割线:作者有话说————

宝宝的整个九月萦绕在悲剧里……前十天没有动力更新,一个字都没码,然后就是11号大学报道了……然后我开始面对长达合计十七天的军训生涯,虽然那个教官莫名的萌,可是完全弥补不了啊啊啊……感觉简直想死orz,so,请各位大爷饶过可怜的我……

评论
热度(25)

© 夙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