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

1叶神2HP教授3历史向4红楼
不知道为啥还在玩痒痒鼠
莫名其妙踏入了无数北极圈,sad story

【朱标中心,微标棣】《无疾而终》

文前有话说
1如果要看文,请保持冷静,不要吐血
2作者知道自己是个MDZZ,不用担心
3仙人板板的,我到底写了什么玩意????咳咳,作者正在怀疑人生……
4如果有什么要吐槽的请自行留言表示吐槽原因,谢谢

然后,丧心病狂的 @北邙山下尘  @Other and Infinite 
【一脸冷漠】

【朱标中心,微标棣】《无疾而终》

有些故事,我们只能沉默听从,它太短暂,又太微小。


朱标第一次见到他的四弟,是在应天之战以后。
那时,他六岁,其实还没有自己的名字。
他的这个弟弟,生于战火纷飞中。
那时的朱标不会知道,后来,这个叫朱棣的弟弟,会在走投无路之下,抢走原本他儿子的皇位,成就一个属于他的,王者的故事。


朱棣并不是一个很亲近自己的弟弟,朱标对此心知肚明。
那个他当初还曾想要亲近的孩子,已经在战火里,在一群将领的熏陶下学会了狠。
这是一项值得赞赏的好品质,至少不会让他这个弟弟那么容易死去。
朱标知道,所以不会阻挡。
他对朱棣说,笑得温厚,“四弟,又去找魏国公①?”
朱棣并没有反驳,“殿下知之。”
朱标莫名地感到自己对面前这孩子的不快,却只是拍了拍朱棣的肩膀,笑道:“那便去吧,不必拘束着。”
①魏国公:明初大将徐达,朱棣的岳父


洪武十四年,朱棣前往封地。
他并不知道,朱标在那一天,对着北方看了很久。
朱标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忍不住向北方看。
北方苦寒之地,元残余势力常常侵扰的地方。
朱标知道,那里将会是他这个弟弟发挥嗜血的天赋和承自一众将领的才能的地界,他无由来地高兴。
虽然他并不懂,那是怎样的情绪。


朱标一直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是很好。
但他掩饰得很好。
朱标素来是有着自知之明的,他只有健健康康活着的时候,他才能维护他的孩子。或许,还有……另外一些人——不知怎的,朱标似乎想到了谁,却又只是一闪而过。
因为他代表了正统。
他掩下了咳嗽的声响,招手让朱允炆到他身边去。
“允炆,以后……若是我真的……要保护好自己。”他含含糊糊地说,摸着少年的发。
朱允炆隐隐含着泪,但这个不过十四的少年仍是使劲地点头,像是想让自己的父亲安心。
朱标想起他的四弟,朱棣。
他知道,朱棣去年立了功。
朱标微微垂下了眼皮,心里闪过了一分忧虑,却也带了几分不知何来的骄傲。


“终于……”
朱标感觉到了轻飘。平日行走的沉重感尽皆退去,却又不是当初身体尚且康健时的活跃。他想这大概就是死亡的感受。
他感觉他的父皇握着他的手,竟是有着一两分颤抖。
他铁血冷酷的父皇也会有这样的情绪嘛?朱标有些茫茫然。
朱允炆早是泪流满面,脸上满是哀戚悲痛。
他莫名想起那些弟弟。
不知父皇会立谁做太子呢?
不管是谁,他知道不会是他的四弟——不知怎的,朱标竟是有些愉悦。那个早就闪动着勃勃野心的弟弟,至少不适合直接成为继承人。
他的四弟终是太过。
朱标闭上了眼睛,默默地,沉睡了。

END

作者有话说:
出现这篇,只是因为毫无理由的想写点关于朱标的东西。当初被安利了棣炆CP,然而这俩之间如果不发生什么违背物理的神奇事件,是不可能HE的,大家都懂【耸肩】。然后我忽然想起了朱标。然而这位太子同志的直接资料真的不多……我这种懒得去查起居注的人就只好开始胡编乱造了……【望天】
最后就有了这么一篇超级短的玩意。

评论
热度(14)

© 夙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