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沉迷YYS的ZZ

1yys2叶修3HP教授4历史向5红楼

《一夕之欢》(Ⅱ)

《一夕之欢》(1987~1993)

预警,强烈预警啊啊啊

双重生,真·父子,没有伏地魔的世界

ooc ,ooc,ooc,你觉得呢

Harry Snape的故事,用最后的节操保证,非Slash

这篇文没有逻辑,看看我前面的话,你觉得,在这个模式下,还有逻辑吗?

教授出场时间死了……如果有哪里没有标注请评论留言或私信谢谢

片段式无聊灭文法

原创人物、新设定出场段落将备注,


第一部分



1987.3.31

“Dudley似乎比我记忆里的要重得多。”

刚刚从魔药课堂中解脱的Snape此时正喝着一杯黑咖啡,不加糖的那种,不过显然他早就习惯了这种味道,“对你来说这似乎很有趣?”

“应该如此吧。虽然十五岁的时候我已经知道Dudley实在只是个害怕他自己的蠢蛋,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不想看他笑话。”Harry毫无礼仪地耸肩,“以及,father,我不得不说,我实在很不喜欢黑咖啡。”

“那你就不要总是在这种时候出现在地窖,毕竟魔药课的时候那群混蛋很能折腾。我总需要一杯黑咖啡让自己清醒一下。”

“啊,Professor,你提醒了我。现在我是你的孩子,那么,我恐怕会是一个Slytherin。但是我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个身体而拥有更好的魔药天赋。”

“不,相信你自己。感受你的魔力,它会告诉你怎么做。”

“听起来是很精细的工作。”

“很好,你意识到了。”

 

1987.11.25

“哇,Draco你家果然很漂亮。”

“Harry。”Snape的语气里暗含警告。

“Yeah,Yeah,我知道了,father。”

Draco忍不住在暗地里翻了个白眼,“Harry,我带你去我的卧室,好吗?”

Harry笑眯眯地答应了

Snape深感头疼——这个该死的……Oh,shit。

——可他现在不能……Merlin!

 

1988.1.5

Augustine觉得自己最喜欢的人并不是他的爸爸妈妈,而是妈妈的好友,某个黑漆漆的家伙家的哥哥。

“黑漆漆的家伙?”听到Augustine的形容,Harry忍不住笑了,“有这么可怕吗?”

“Emmmm,我总觉得他对我,会不好?”

“Wow,亲爱的Augustine,你大概,只是,被他嫌弃了?”

“嫌……弃?”Augustine似乎并不能理解这个词。

“Oh,你的Snape叔叔不喜欢你的爸爸,非常,非常不喜欢。你妈妈和你Snape叔叔是好友,非常非常好的那种,可是你妈妈和你爸爸在一起了。而你和你爸爸很像。”

Augustine思考了一下,摇摇头,“不懂。”

Harry大笑出声,“没关系,你以后会知道的。”

注1:Augustine(Potter):奥古斯丁,八月出生的人。在此取名这个是因为凯撒……所以忘了本意吧。



 

1988.9.1

阴翳的天空,冰冷的雨水。

Percy Weasley心里埋怨着这该死的天气。

“真的是,怎么一开学就下雨呢。”边上的一个看着应该是华裔的高年级叹了口气,“我知道英国常年下雨,可是一到开学就下雨是什么意思啊。”

Snape此时正带着Harry从地窖出来。

“那是……Percy?”Harry看到了熟悉的面容。

“你还记得?Oh,yeah,Mr.Weasley。我记得他沉迷权力?”

Harry的眼神微微地冷下来,“那时他投靠了Fudge。如果他不是出身于Weasley,他一定是个Slytherin。”

“真该庆幸,他不是个Slytherin。”

 

1989.3.6

一个不令人愉快的星期一。

Harry在课堂上打了个哈欠。感谢来自Hermione的教导,他早已对这些知识熟稔于心。

他现在正在思考,从Hogwarts毕业以后,他究竟应该干什么。

——反正不会是傲罗。

——或许我可以去教黑魔防?貌似是个不错的主意。

回到蜘蛛尾巷19号,Harry跟Snape说起此事。

“你大概也就只能教黑魔防了。” Snape的话平铺直叙,不带半点感情色彩,可Harry不知怎的就觉得嘲讽。

“Oh,father……”

 

1989.7.31

这天Snape带着Harry前往了Prince的老宅。

这是个阴沉沉的宅子,跟上一世Harry见过的Black老宅颇有一两分相似。

“其实,你刚出生不久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来这里了。”Snape的音调比往日更阴森。

“Prince并不是个纯血至上的家族,它不富有也不出名,当然或许拥有更高一点的魔药天赋,仅此而已——但你的曾外祖父却是个彻底的纯血至上,他为此甚至想要毁掉宅子里所有的麻种和混血巫师画像,即使他自己也未必有多么纯血。”Snape冷冷地笑响起,“你是个半纯血。事实上,纯血巫师越来越少。Slytherin的底线是混血,要求是野心。”

“So,Riddle?”Harry声音冷漠。

“是的。足够的野心。和我一样。”说完这句话,Snape带着Harry一起走进了老宅。

注2:纯血:父母均纯血巫师;半纯血:父母均巫师但非均纯血;混血:一方纯麻瓜一方非麻种巫师;麻种:父母均非以上三种的巫师(鉴于滚娘在这一点上的设定真的太不完善了……原谅我……)

 



1990.2.15

“Father,现在,Black家有孩子吗?”

“我以为你早就忘了Black。”

“我……并不愿意想起他们。”

Snape挑起了眉毛,“毕竟,是你在事实上亲手害死了那个笨蛋Black,是吗?”

Harry眼神阴沉地看着他。

Snape嗤了一声,“Black家现在有两个孩子,分别是Cygnus Regulus Black和Isla Sirius Black。你曾经的教父Sirius Black,他本身已被逐出Black,理由我想你也知道。但母亲是某个德国贵族小姐的,出生于1976.2.6的,他的孩子Isla,在他被逐出家族前已出生,幸运的,仍是Black。至于Cygnus,他是Bellatrix和Regulus的孩子,出生于1980.8.17。”

“Bellatrix?Oh,就像Sirius和Regulus的爸爸妈妈那样的结合?”

“Yes。”

“Unbelievable。”

注3:Bellatrix和Regulus在一起,族内通婚,Bellatrix年龄操作,缩小六岁。

注4:Isla的母亲是Grindelwald的旁支,名Gretchen,1974年来英国游历,和Sirius有过一段恋情,为生下Isla两人有过一段婚姻,Isla出生后Gretchen离开英国,不知所踪。

注5:Isla(Black):伊斯拉,Black的某个祖辈名字。Black家老是喜欢用祖先的名字。

注6:Cygnus(Black):西格纳斯。取名理由同Isla。




1990.8.31

蜘蛛尾巷19号,魔药间。

爆炸声毫无预兆地响起,Harry抬起头来,看见面前的魔法屏障抖了几下才平静下来。

“Father,你到底在研究什么?”

“狼毒药剂。”Snape看着眼前的失败品,思考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不是早就有了——emmmm,you know。”

“那只能抑制狼毒,不能去除。”

Harry想起了他那位可亲的教授,Lupin。

“Oh……good luck,father。”Harry耸肩,“如果能成功,那位……会很高兴的。”

Snape抬了抬眼皮,“那位?Lupin?”

“Yeah,yeah,you know。”

Snape喷着鼻息,却并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开始计算起来。

 

1991.2.3

这天,Snape在Harry的要求下带着他去动物园。

“我还记得,曾经,动物园里有一条蛇跟我聊天。”

“现在它应该不能和你聊天了。”

“或许吧,我可能可以试一下。毕竟后来我试图自学了蛇语。”

Snape微微眯眼,“你当初在……他死后还能听懂蛇语吗?”

“啊,当然不能!它来自Riddle的灵魂。我在最后的战斗中前往了国王十字车站,看到了Professor Dumbledore的灵魂,至于那块该死的碎片,被抛弃在那个车站了。”

“老蜜蜂?我就知道他肯定留了点什么。”

Harry忽然想起来什么,“Gaunt……”

“Merope Gaunt出逃未成,被迫嫁给了Morfin Gaunt。20岁时在Marvolo和Morfin的折磨下死去,后来那两人疯了,因伤害了附近的麻瓜而进了Azkaban,最后死在那里。”

“Slytherin的后裔就这样彻底灭亡了?”

“是的。”Snape听见Harry嗤笑的声响,带着讥嘲和可悲的感觉。

 

1991.8.1

Snape心情非常不好。对角巷里的人对他来说太多了。

“Severus,很高兴看见你。Oh,还有Harry。”Lucius Malfoy拉长的咏叹调如今已经无法让Harry有任何感想了,他只是矜持地点头。

Harry看了一眼跟在Lucius身后的Draco。

Draco对他点点头,“魔杖。”

Ollivander的店永远是那样阴森森的,破旧的样子。

“噢,Snape的孩子?我想你的母亲是另一个熟人,绿色的眼睛真是漂亮极了。我还记得你父亲得到的魔杖,桦木,杖芯是凤凰羽毛,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那个孩子很美丽,不是吗?”此时他看见了Draco,“Oh,Malfoy的孩子?很好的继承了Malfoy的特点,蓝色眼睛,铂金色的头发。我还记得你父亲的魔杖,榆木的,杖芯是龙的神经——”

Lucius的蛇杖顶着Ollivander的下巴,“OK,我想你知道——”

Ollivander被迫停下了唠叨的话语,Harry用自己的所有信誉保证,他看到了Draco眉毛松泛开了,“哦,哪位客人先来?”

Draco先来,他根本没来得及试第二根魔杖,他就得到了跟上一世Harry知道的,同样的魔杖——山楂木,杖芯是独角兽毛,十英寸。然后他和Lucius就走了出去。

Harry像他前世记得的一样拿起了一根又一根魔杖,直到某一次,他拿起了某根魔杖——青色的光芒从魔杖尖端射出,在场的三个巫师感觉听到了凤凰的鸣叫,那青色的凤凰虚影有着比Dumbledore的那只更加美丽的姿态,让人目眩神迷。

Harry一愣。和他上一世的并非同一个?

Ollivander的表情里满是惊讶,“这根魔杖居然真的会有出现的一天?冬青木杖身,叛逆的十三英寸,杖芯是凤凰冠羽——它是我这里唯一一根凤凰冠羽的魔杖,来自一只很神奇的凤凰。它选择了你,Mr.Snape,你将拥有伟大的成就。要知道,不是巫师选择魔杖,而是魔杖选择巫师……”

“多少?”Snape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

“Oh,oh,14金加隆。”Ollivander咳嗽了一下。

Snape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放下钱就和Harry一起离开了。

 

1991.9.1

“Harry,是去学校的时候了,我想你不想被留在9又3/4车站的门口吧?”Snape眉毛挑着,表情玩味。

Harry拿着行李从卧室里出来。白衬衫黑裤子,贴身裁剪,做工精良。行李箱里还有很多套款式几乎完全相同的衣服,拿好魔杖,Harry抬起头,漂亮的绿眼睛满是笑意。

“这次可不会有一个Dobby了。”Harry笑着,“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死。”

Snape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直接带着他幻影移形到了9又3/4车站。

“我还能和Hermione……他们成为好朋友吗?”Harry忽然又说。

回答他的是Snape冰冷的嗤笑。

Hogwarts礼堂一如Harry记忆里的模样,看去宛如最深邃的夜空,点缀着星辰。

“Black Cygnus。”

“Slytherin!”——毫无意外的。

“Granger Hermione。”

“Oh,你拥有勇气,智慧,也拥有研究精神,那么……”

“我要去Gryffindor。”

分院帽听到这个女孩坚定的声音,停顿了一下,“Gryffindor!”它喊到。

Harry眯了眯眼睛,掩饰了眼里的感慨。

“Snape Harry。”

“很少见……同时适合Gryffindor和Slytherin的孩子……哦,你这样说的话……”

Harry听到分院帽响亮的一声——“Slytherin!”

教授席上,Dumbledore摸了摸他的白胡子,“Wow……Severus,你的孩子?”

Snape冷冷地看了Dumbledore一眼,“Yes。”

 

1992.3.8

安静愉快的星期天,Draco和Harry正在图书馆写论文。

“Oh——Harry,你说Professor McGonagall的作业怎么这么难?”

Harry把他的论文推过去,“Yeah,Professor McGonagall素来是严厉的,我想你知道。”

Draco神情恹恹,但看到Harry的论文立刻高兴了,“Oh,我就知道Harry你会帮我的。”

Harry几乎要忍不住翻白眼了,“Draco,我想你明白规矩——以及,我要去办公室,我想你知道是哪个?待会不要抱怨找不到我。”

Draco连连点头。

出去时,Harry正好看见Hermione,她孤身一人坐在那里写论文,表情似乎有些落寞。

Harry扯了扯嘴角,走了过去,并没有跟Hermione搭话。

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和这个女孩说话,想来也不适合。

她曾是他的挚友,他的大脑——只是事情早已不同。Harry心想。

虽然她仍是那个骄傲的,聪明的,敬仰着Professor Dumbledore的女孩,但她再也不会遭到那些伤害,那些苦难,也很有可能不会和Ron结婚了。

——但这大约是他所能知道的,最好的幸福。

 

1992.5.8

“这并不是个友好的建议,father。”

“你的魁地奇天赋难道消失了吗?或者说,你失去了对魁地奇的爱?”

“当然不!我喜欢魁地奇,非常地。但这不意味着我愿意再次成为魁地奇球队的一员。”

Snape沉默了,他黑漆漆的眼睛盯了Harry好一会,“Oh……好吧。那么,把那些材料处理掉。”Snape指着角落那一大箱东西说。

Harry看着那些虫子,眉毛忍不住跳了一下,“我想这并不是个能让我愉快的事情。”

 

1992.12.25

自由的圣诞节假期,Lily又一次请他们去Godric’s Hollow。

Augustine已经是个十岁的大孩子,明年他就将成为Hogwarts的新一届学生。他长得和James越发的像了,凌乱的黑发完全展现了Potter的传统形象。这次Harry还看见了Isla——Sirius的孩子,Harry在Slytherin的学姐。因为Cygnus的缘故,Harry和她关系还不错。很显然,她是被Sirius拉过来的,表情里满是不爽。

“Isla?”Harry轻声唤Isla的名,“Cygnus还好吗?”

Isla的表情在看见他的时候舒缓了不少,“Hello,Harry。Cygnus很好,他应该正和Uncle Regulus学习呢。你怎么在这?”

“My father and Mrs.Potter are friends。”Harry简单地解释。

“It’s unbelievable for me。”Isla惊叹,“Professor Snape……”

Sirius喝了些酒,瞧着似乎有几分醉意,“Harry?……shit!Snivellus的崽子?”

Harry虽然对这样的状况有些预料,但在这个称呼下,还是忍不住挑起了眉毛,露出了一个有趣的笑容,“Isla,我想,你可以收拾的吧?”

Isla露出了让Harry感到有一两分熟悉的阴狠笑容,“Of course,Harry。”

这句话的语气让Harry一下子明白,Isla的笑容和Bellatrix的有些相像。

想到这个,Harry耸了耸肩膀,“Thank you,my dear senior。”

然后他就听到了Sirius的惨叫声——不知为何,Harry想吹个口哨。

 

1993.6.5

Draco兴致勃勃地给Harry展示自己的生日礼物——一个最新版的龙模型,会在人触摸它的时候喷出火焰——当然,是毫无威慑力的火焰。

Harry的眉毛挑起,提醒道,“Blaise和Cygnus来了。”

Draco的嘴角僵住了,“Oh,他们俩怎么会……”

从前方走来的Blaise哈哈大笑,“Draco,其实你并不需要掩饰你对龙的热爱。”

至于跟在Blaise身后的Cygnus,他轻巧地摆弄了一下头发,“Oh,Harry。”

Harry点了点头,“Hi,Cygnus。最近Uncle Regulus 的哥哥回来过吗?”

“No。很明显,他不会那么轻易回来。话说Isla已经十七岁了,父亲告诉我,她应该会嫁给某个足够身份的Lestrange。”

Draco表情里露出几分惊讶,“Oh……亲爱的Cygnus,我记得你的母亲Bellatrix本来是Rodolphus Lestrange的求娶对象,只是你母亲后来没同意,嫌他不对胃口,怎么现在……”

“Isla……她反对吗?”Harry皱眉。

“据我所知,她并没有什么意见。”

“Ummmmm……我记得Rodolphus有妻,有女,是我们现在的六年级学姐Philotes,但无子。那么只可能是Rabastan的儿子。”Blaise思考着,“我记得我们当初入学时的学长里只有一个是Lestrange?”

Harry点头,“当时的某个五年级学长,我记得,Ares Lestrange。”

注7:Philotes(Lestrange):出生于1976.4.25,菲罗忒斯,淫神(性欲淫乱之神),友谊之神,倪克斯之女,希腊神话神明。两重意义,一指其父Rodolphus期望作为友谊之神的美好,一指她实际上是个淫乱疯狂的女人。

注8:Ares(Lestrange):阿瑞斯,战神,希腊神话神明,宙斯和赫拉的儿子。从小就娇生惯养,拥有凶残、狡诈、冲动、非理性的个性,有勇无谋,为战争而战争的神。

注9:Rodolphus求娶Bellatrix未成后醉酒和一个半纯血女巫Esmeralda Shelley有了一夜,两人纠缠了一段时间,最后Esmeralda成功入主Lestrange,生下Philotes,但此后二人再无所出。

注10:Rabastan娶了Theodore Nott的远房堂姑Merga Nott,育有Ares Lestrange,此后两人各有情人,互不干涉。





TBC







评论(2)
热度(5)

© 夙徴—沉迷YYS的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