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

1叶神2HP教授3历史向4红楼
不知道为啥还在玩痒痒鼠
莫名其妙踏入了无数北极圈,sad story

《风起》(叶安)

《风起》(叶安)
架空民国系
cp;叶修(字翊玄)x安文逸(字元微)
ps:枪洞作业系列,第二十三篇
关键词:风起 终章 逐烟

1919,上海。风起云涌。
“安医生,”助理领着安文逸向洋楼三层走去,“叶先生在等你。”
“看来倒是我来晚了。”安文逸笑笑。
“那倒不是,只是叶先生如今身子乏,不大见人,倒是闲下了。”助理微笑着解释了一句,“就是这里,叶先生在里边。”
安文逸理理衣服,推开门,走进。
屋里人听见了声音,浅浅地唤了一声。
“元微,许久不见。”
“你是?翊玄?”安文逸愣了一下,“怎的是你?”
“是啊。”叶修脸色惨淡,音调喑哑。
安文逸保持了沉默,只是让叶修把手伸出来。
“你这些年实在操劳太过。”安文逸摇摇头,结束了把脉,“你这样子,说病倒也不是病,这身子虚,只能养着。”
说罢,取一张宣纸,挥毫泼墨,写下一张养身的药方。
“不过,是药三分毒,你还是老实点,少理会手下的刺头。”安文逸站起来,“我也该回去了。”
“你就不能多陪我一点时日吗。元微。”
“我还有什么资格呢。翊玄。”安文逸的声音淡淡的。
“我觉得有资格。”
安文逸笑笑,打开门,“那也没法抹去那些事实了。”

1986,苏州。逐烟霞霞。
“好多年前啊,爷爷对不起一个人。”
“谁啊?”小女孩好奇地问。
安文逸看着这个自己养子安奕瑄的小女儿安思秀,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那时候啊,爷爷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住,我们俩互相倾慕。”
“后来,爷爷被一个讨厌的人下套,中了计,那人以为我背叛了我们两的感情,把我赶走了。”
“他很伤心,拿工作麻痹自己,直到几年后,他身子败坏,请人去看病,我恰好是第一个。”
“那时候他也知道那件事情的真相了,他想要挽回我。”
“可惜我原谅不了自己。”
“后来,他走了。”
“孩子,不要随便怀疑爱你的人。”
“我爱他……”
“我知道,他爱我……”

1991,上海。爱情终章。
“我无法原谅你,而无法忘记你。”
安文逸躺在摇椅上,他的养子安奕瑄坐在边上。
“奕瑄,我就要走了,我自己知道。”安文逸阻止了安奕瑄的话语,“很早以前我就想去找他了,可惜……”
“他愿我能好好的,长长久久地活着。”
“可他不会知道,这只能让我知道,怀念一个人是有多痛。”
“可我没法子啊……我爱他……”
“真希望,能在地狱看见他……”
安文逸闭上眼,睡了,永远地,睡着了。

你的嘱咐我全都听
你的愿望我都实现
只求到时我还能看见你
在地狱也好
天堂也罢
只因为
我爱你
――安文逸

评论(2)
热度(2)

© 夙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