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徴

1叶神2HP教授3历史向4红楼
不知道为啥还在玩痒痒鼠
莫名其妙踏入了无数北极圈,sad story

【知乎体】有谁来告诉我,和恋人年龄差大过天是什么感觉?(朱见深)

说好的朱见深x万贵妃,i am coming!

【知乎体】有谁来告诉我,和恋人年龄差大过天是什么感觉?(朱见深)
cp:朱见深(明宪宗)x万贞儿(万贵妃,友情科普,即龙门客栈里那位万贵妃的历史原型)
ps:真·历史cp,如果谁问我写朱见深的感觉?很简单,感觉身体被掏空
pps:满场借鉴《明朝那些事儿》,朱见深的蜜汁黑化,强行无视许多史实
ppps:这个知乎体其实一点都不标准吧?

啊啊?居然有人问这种问题吗?那就让朕来告诉你是什么感觉好了。

一开始贞儿是我的保母兼侍女,她是由我的祖母孙太后派过来的。
那一年,我两岁,她十九岁,我是太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我的地位已经是岌岌可危,接着不久,皇叔上位,我被废,降为沂王,那些宫里人素来势利,几乎没有人乐意继续呆在我身边。但是她告诉我她绝不会离开,事实上她也从未离开过我。
那些年,她只是我的万姑姑(来自作者碎碎念:这是对年长宫女的称呼……应该是这样,来自《明朝那些事儿》,和小龙女没关系!)。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她相依为命――虽然我的母亲也会来探望我,可这怎么比得上她的无微不至的陪伴呢?
一直到我十岁,父皇发动了夺门之变,回到了皇位上,我被重新立为太子。
我又做了八年的太子。
大约十四五岁时候――好吧,老实说我已经记不清究竟是什么时候了,她成为了我的女人。
事实上,这种感情太复杂,我不知道这之中究竟有多少是来自幼年的依赖,或者有几分是爱情,又有多少来自对成熟女子的身体的简单渴望――那时她是三十一二的岁数,几年来几乎是娇养的,显出十成十的成熟风情。
一直到后来,她才真正变成了我最爱的女人。说真的,如果父皇母妃一开始知道我对她的迷恋时就将她带走或者处死,我恐怕是不会反抗的――我是如此懦弱而可怜的一个人,然后或许再过几年她就会被我彻底忘却,可能最多变成白月光吧?
然而他们只是放纵了我的心思。
后来真正做了父亲以后我似乎有些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并没有过幼年孤苦的可怜生活,也不会知道,不会觉得贞儿对我的影响会持续一生。
父皇母妃一定不知道我是多么害怕失去一个可以依赖的人。她在成为我的女人以后就几乎成为了唯一一个依靠,我失去了放开她的理由,也没有人逼我放弃她,而能逼我放弃的人没有这么做。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天顺八年,帝崩。
我继位,次年改元成化,为成化元年。
贞儿被我立为妃。
那一年,我十八岁。
我很可惜我只能立吴氏为皇后。我理解父亲的想法,对此我只能用更深刻的恩宠对待贞儿。可是,因为她年龄大了,总有人觉得她不应该继续这样子霸占着我……霸占,我想他们就是这个意思。
我几乎是冷漠地告诉那个叫彭时的内阁成员,这是我的私事。
我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一定要这样做。贞儿的孩子早夭,而以她的年纪,真的已经不适合,也恐怕不能再为我诞育子嗣。
可是我并不想告诉他们――其实我真的明白,什么都明白。
可是,我只是无法放开她。
我已经为她牺牲了那么多,朝政,青春华年,吴氏,清誉。
她紧紧绑住了我,让我只能爱上她,并且是心甘情愿到爱上她一生。一开始的依赖已经化作浓烈的爱情,它们纠缠不清,所有的一切都纠结成了一条毒蛇。
她死,我死。

所有人都觉得我是疯了,除了贞儿她理解我的心情,几乎没有谁愿意明白。
我晓得她内心那般深刻的嫉恨,所以我几乎是完全任由她残害我宠幸过而拥有孩子的女子。
贞儿手下的人都以为我不知道贞儿做的事情,可是,其实我都明白。
但是我只是纵容这些的发生。
我不能给予她最尊崇的地位,但她依旧是宫中的无冕之王。
她变得老了,胖了,没有从前那样子的美丽、温柔、可亲了。我看得清她眼中深沉冰冷的愤怒和憎恨――或许其中还掺杂着因为我才只是风华正茂年纪的自哀。
终于,我想我找到把那个孩子带回来的时间了。那个由――应该是管理内藏库(皇帝的小金库)的女子生下的,唯有的留下来的孩子。
我默默地想,那个孩子,叫朱祐樘吧。将来,他将成为这个帝国的主人。

或许是因为朱祐樘在母后庇佑下一天天长大,贞儿终于失去了继续残杀那些无辜孩子的心力,我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孩子。
我仍然爱她。
她依然不愿忍受那些妃嫔。
而我已经懒于替她收拾首尾了。
她就在这样可怜的猜忌和忍受中走过一年又一年,像是丢失了一切希望。
她的眼睛愈发混浊,不再像我记忆里最早时清澈柔和的模样。
我知道,不仅仅是她害了我,我也在事实上害了她,给她留下了即使是再多的荣华富贵都无法弥补的伤痕。
所以我不会,也无法辜负她。

成化二十三年。
她死了――在那么多年以后。
在一瞬间,我像是失去了所有动力,坐在她的边上痛苦失声。
纵使她已经如此卑鄙可恨,我依然爱她。

当你爱上一个比你大太多的人,你就会知道,爱情是不被外界左右的,同时,你或许会被世人鄙视怀疑,你或许会体会到人世间的无数可悲,但这种爱总是比一般状况下坚固得多。
至少我知道,我是如此爱她。
贞儿。

评论(1)
热度(12)

© 夙徴 | Powered by LOFTER